19岁微电影制片人:我想把镜头对准教育现状

狂风呼啸,并排在操场上站着的少年们,头发早被吹乱,头顶上黑压压的乌云,仿佛要将他们吞噬。

男孩大吼一声,“啊~我真正的梦想是当一名摄影师。”两个女孩紧随其后,大喊了起来,“我想从军”,“我想成为一名演员。”梦想似乎因为吼声而变得更加坚定。

这是2018年邹梓轩首次担任制片人的微电影《云淡风轻》里的情节,当时他只有16岁。拍摄这场戏时,雨越下越大,电影在邹梓轩心里泛起的涟漪也越来越大。

飞到天上去

邹梓轩第一次受到媒体关注,是他把无人摄像机开到天上去。

2018年2月15日,为庆祝首个海外花市在巴黎开张,广州在海心沙举行了无人机表演。当天零点,300架无人机在广州塔前起飞腾空,时而在空中组成“广州爱巴黎”的图形,时而变换成巴黎埃菲尔铁塔造型。

在广州塔另一端,邹梓轩则操纵着无人机将这些酷炫的画面拍摄下来。

当时,邹梓轩是广东省青年摄影家协会的会员。受广州市委宣传部邀请,邹梓轩召集了50余名摄影爱好者一起拍摄无人机表演。

在活动前一天晚上7点半,邹梓轩就到达现场准备,等到拍摄结束已经是次日凌晨4点,之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对素材进行剪辑。

因为这次剪辑的视频被广泛传播,邹梓轩带着“16岁”的标签受到媒体关注。

事实上,在此之前,邹梓轩的作品就曾揽获全国摄影类比赛的大奖,还多次被广州天河发布公众号,新华网,大疆《焦点》杂志等选用。

一开始,摄影其实是父亲的爱好。每到周末,节假日时,父亲就会带着还在念小学的邹梓轩一起外拍采风。拍着拍着,邹梓轩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在初中接触了无人机航拍之后,他对摄影就更加着迷了。

邹梓轩告诉记者,“第一次接触无人机是我自己在网上看一些航拍摄影教程,比起传统摄影,航拍的画面更具视觉冲击力,构图没有那么局限,可以融入自己更多的想法。”

邹梓轩喜欢飞到天上去的感觉,翱翔在天空中,从天空俯瞰整个城市高楼耸立,用平常看不到的视角去看世界。无人机代替了他,飞到天上去。

不久,邹梓轩的航拍作品就拿了大奖。2017年,他和父亲合作拍摄的《城央绿洲》获得全国湿地摄影大赛一等奖。为了拍好这张照片,他跟父亲在广州海珠湖湿地公园一呆就是几天,“拍照很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当时天气不算太好,整个过程一波三折。”邹梓轩说。

邹梓轩和父亲合作拍摄的《城央绿洲》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在黄昏时,他们拍到色彩,构图极佳的照片。照片中,天空被染成金色,紫蓝色,海珠湖翠绿欲滴,对岸广州塔高耸入云,城市在生态保护中发展。

在邹梓轩看来,一张好的照片背后是饱含有一定蕴意的,好的纪录作品有主题性,时代性和艺术性。

2020广州马拉松赛。(邹梓轩摄

邹梓轩的航拍技术也越来越成熟。

第一次参与拍摄海心沙的巴黎花市无人机表演,他是临时接到邀请,大胆尝试,而此后他在拍摄2019年建国70周年,2021年建党100周年的广州CBD无人机表演时,已经是游刃有余。

广州塔夜景。邹梓轩摄

担任制片人 初试微电影

通过航拍作品获奖时,邹梓轩只有16岁,还在探索,摸索的成长阶段,随着渐渐长大,他不想只做“航拍小子”,他想当一名电影制片人。

邹梓轩正式担任制片人的电影,是一部经费不到两万元的微电影《云淡风轻》。

整个制作团队包括导演,摄像,制片,演员都是高中生。邹梓轩和导演吴成奥在一个摄影比赛上认识,他们想一起拍摄一个军训题材的校园故事。

除了要负责一些航拍镜头,邹梓轩的工作跟过去很不相同。

邹梓轩参与制作微电影《云淡风轻》。

身为制片人,他要找艺考培训机构拉赞助,并统筹资金使用问题;他要陪导演去实地考察场地,并考虑现场如何调度;他还要沟通灯光,服装,道具,拍摄器材等使用问题。

“比起拍摄照片,拍微电影有更多的地方需要协调,比较困难和复杂。制片人就是事无巨细都要考虑的一个角色。”邹梓轩说。

2018年8月28日,《云淡风轻》在佛山开机。不料,电影刚刚开机就遭遇突发状况。南方夏季雨多,偏偏天公不作美,拍摄期间,台风,暴雨都不期而遇。

“下了很大的雨,之前准备的剧本基本拍不了。后来一边拍一边编,多次剪辑,剧情不连贯。”吴成奥回忆起当时拍摄的情景。

《云淡风轻》拍摄现场

邹梓轩说:“拍这部微电影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天气,当时时间比较紧张,雨太大了,很多场景都拍不太好,光线不佳,后面打了很多灯,但准备还不是特别充分。”

尽管出了些意外,这部微电影最终用了4天就拍完了,影片时长有14分钟。在2019年4月第一届广东省中学生影像节上,《云淡风轻》斩获最佳影片的荣耀。

如今回头看这部电影,邹梓轩觉得拍得比较稚嫩,“片子没有引起观众思考的内容,内容也不太丰富。要是情节更紧凑一点,画面更丰富一点,整体的质量和质感会更上一层。”

转向电影幕后,活动组织

在尝试了微电影拍摄后,邹梓轩更喜欢参与电影创作了。他很喜欢跟同伴们一起拍电影。每天都沉浸在创作的过程中,压抑的时候彼此开些玩笑,有说有笑,乐在其中。他喜欢看中国香港的警匪片,也喜欢陈思诚导演的唐人街探案系列作品。

而在拍摄《云淡风轻》前后,邹梓轩的精力就从摄影更多地转向了电影制片,活动组织。

事实上,随着升上高二,学习压力越来越大,邹梓轩没有很多精力去拍摄,创作,拍摄出来的作品也都不是特别满意,创作陷入了瓶颈期。他依然很喜欢航拍,但很难谈得上“很会拍”,他想转型去做电影的幕后工作。

邹梓轩不是没有想过要当导演,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导演,电影拍摄方面经验尚浅,他希望结合自己经常组织活动的经验,把自己的本领和想学的东西结合起来,通过制片人给电影赋能。

吴成奥告诉记者,“刚开始和邹梓轩合作拍电影时,彼此的专业能力都比较弱,但是随着不断地学习,可以看出邹梓轩在制片,活动策划方面挺有才华的,但在涉及摄像等艺术类创作时,他可能就会比较吃力。”

邹梓轩说:“每个人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希望自己能导演一部电影。但是能在40岁前当上导演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年轻导演。我想做制片人,一方面是跟我的经验有关,另一方面是做制片人也能学到很多东西。比如懂得一部电影要如何组织协调,怎么做公关,宣传和策划。这些东西都是未来的创富。”

把精力花在电影制作,活动组织后,邹梓轩的学习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2020年高考时,他的成绩不太理想,只考上一所普通本科院校。他计划着毕业后去中国香港或中国澳门深造,从工商管理专业跨考到电影相关的专业。

邹梓轩告诉记者,目前,他手里有两部预计在今年开拍的电影,一部是现实题材,一部是科幻题材,投资金额都在上千万元,都是广东电影公司出品的。受圈内朋友邀请,他将担任联合制片人,负责一部分招商,宣传,公关工作,并作为摄影团队的一员,负责一些航拍镜头。

邹梓轩还在慢慢学习。如果有一天可以自己选择创作的剧本,他想要拍一个现实题材的电影,把镜头对准在校的学生们。在邹梓轩看来,许多父母都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却忽视了学生的素质教育,体质教育和心理健康,他想把当下的教育现状拍出来。

服务创作者

除了电影制片外,邹梓轩还很热衷于组织各种活动,热衷服务创作者。

这也是他想要转向幕后制作很重要的原因。

2017年,邹梓轩在进行摄影创作时,发现在广州,甚至整个广东,可供中学生参加的摄影,摄像比赛非常少,几乎是一片空白。他希望能有一个平台供同学们交流,分享,展示作品。于是,在他提议下,他所在的广州市中学生摄影联盟主办了广州市中学生摄影大赛。

2018年,邹梓轩又作为策划团队的一员,参与组织了广东省中学生摄影大赛。

组织,策划这些大赛并不容易,邹梓轩说:“刚开始,我们跟活动场地方,选手协调时会有一些不顺利的地方,有时会有些小纠纷,小失误,导致大家的热情没那么高涨。”

但等到2019年,邹梓轩参与组织广东省中学生影像节时就成熟了很多。

影像节先是在广州,深圳,东莞,佛山四地举办线下活动预热,在举行颁奖典礼当天,大咖云集,晚会还设置了嘉宾走红毯环节,虽然最后因为天气不佳不得不取消。此外,邹梓轩及团队还很细心地印发了约500本优秀作品集。

活动由协办单位中学生大本营负责招商,广东省青年摄影家协会指导,但是从场地的选择,嘉宾及社团的邀请,新闻稿的拟定和宣发,都是由邹梓轩和团队共同完成的。

邹梓轩参加广东省中学生影像节线下研讨会

花了八九个月时间办了一个影像节,邹梓轩觉得没有留下什么遗憾,“我和我的团队当时都是尽全力去做好它,唯一有些小遗憾的就是,三四月经常下雨,举办线下活动时,要不就是下雨,要不就是雨后。

在创作瓶颈期时,邹梓轩把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幕后,策划了这些比赛。

邹梓轩告诉记者,“我是从创作者过来的,比较了解创作者需要什么。创作者需要平台。好的作品需要优秀的平台展现。创作者还需要一个竞技的环境,需要通过比赛去交流,切磋。”

未来不设限

现在的邹梓轩,已经从16岁那个热爱无人机航拍的少年,变成了一个穿梭在电影制作,摄像比赛中的多面手。

有人质疑他,“什么都会一点但都不太精通。”邹梓轩则说,“趁年轻多学点,慢慢学精学透。”

过早地开始参与工作,让邹梓轩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成熟,说话像大人一样,朋友们常笑他像个老干部。也因为忙于工作,朋友们想约邹梓轩,有时候会有点难,他常常要等到晚上才忙完一天的工作。

但他又跟很多19岁的男孩一样,喜欢打篮球,踢足球,打羽毛球,喜欢玩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电子游戏,也喜欢跟伙伴们一起吃饭,聊聊天。

有空的时候他还会带着便携式无人机,飞到天上去看看这个世界。

眼下,邹梓轩正忙着筹备下一届广东省中学生影像节,同时也在等待两部电影的开机。

他没有觉得自己很特别,“身边还有很多优秀的人。”

但如果要说邹梓轩和大部分19岁男孩的不同之处,那可能是,邹梓轩想得更深。无论参与电影制作,还是策划摄像大赛,他说他的梦想是回馈社会,把自己的价值体现出来。

邹梓轩说,“我的价值在于贡献本身。”


Q:你的梦想是什么?现在实现了吗?

邹梓轩我的梦想是能把自身的价值体现出来,为社会做贡献。我的价值在于贡献本身。最终我还是想回到公益的事业当中。我梦想最终的落脚点和出发点有点不同。无论是做导演还是做制片人,最终还是要回馈社会,把自己的价值更加体现出来。

Q:你怎么看待自己目前的职业和职业未来发展?

邹梓轩我其实还没有职业,我也是学生。我觉得电影制作是一个有市场潜力的职业,也是跟我个人的兴趣爱好息息相关,我很热爱这个行业,想在这里继续提升自己,贡献自己一点点价值。

毕业后可能我会从事电影幕后工作,也会涉及到经济,金融类,我本身攻读的是工商管理,我未来深造会往电影这边走。

很多广东电影人都去转行,这也是多一个选择。当导演,制片人周期比较长,要做一个成熟的导演和制片人,要经历过很多的道路和磨练,要去拍摄很多作品,要很有经验,这个时间周期跨度特别长,我不一定能成得了。

Q:你是否有过焦虑和迷茫的时刻? 

邹梓轩我一直都挺迷茫。别人整天夸你很厉害,但是人永远要往高处走。我看到身边很多优秀杰出的青年,也会感到焦虑,别人这点做得很好,我却没有达到。

Q:你怎么看待“内卷”?

邹梓轩:这个不太好说。电影行业还是很齐心协力的,大家共同去实现梦想。内卷,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矛盾和争议,我性格就是打开大家的壁垒和内卷,对这种事情我也很包容,在别人出现情况的时候,我做一个调和的中间人,人无完人嘛。

Q:请分享最近看的一本书/剧集/电影/一首歌,说说你感到印象深刻的点。

邹梓轩我最近看了《中国医生》。这部电影很真实,很感人。印象最深的是看到抗疫工作者马不停蹄地去支援,医务工作者拼命抢救病人,疫情之后全国各个行业汇聚,聚集在一起,特别感慨。

Q:请设想一下10年后的自己。

邹梓轩10年后我29岁,正值青年,可能那时候我已经是党员了,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在艺术创作领域创作一些作品,取得一些成就。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