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记 | 球拍

(本文首发于2021年6月3日《w88win手机版登录》)

(图文无关)父亲想给我们一个惊喜,买到球拍,当晚就决定送回来。 (视觉中国/图)

几天前在家里整理物品时,翻出一副已经磨损了的旧球拍。它一面是黑色海绵胶,一面是红色带颗粒状。算一算,它跟随我已经三十多年了,是1980年代我父亲从邻近的安化县润溪街上给我买回的。

拥有这副球拍时,我正在湘西大山深处善溪江边的老家读三年级。

现在城里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玩具汽车,火车,飞机,轮船,坦克。可遥控的,不可遥控的,我们那时玩得最多的是就地取材自制的棍,毽子,陀螺,高跷,弹弓,铁环,纸飞机,风筝。

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我就与小伙伴们玩自制的土玩具,常常是大人站在晒谷坪里大声地喊了好几遍才依依不舍地回家去吃饭,匆匆扒几口饭,又趁着月色出来玩,疯够了才回家睡觉。

我们也打乒乓球。乒乓球桌是用门板或几块木板摆在几条长凳上做成的,买乒乓球的钱大多是我们积攒了很久或是趁大人高兴时说了很多好话讨来的。乒乓球拍都是自己动手用杉木板锯成的。

二宝的舅舅从城里给他买回一副球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