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任命孤独大臣拯救空巢青年,这届年轻人不配享受孤独?

这届年轻人不再care孤独什么的,或者说,已经学会了与孤独相处,自洽,甚至开发出了更加高级的配置模式。孤独已经被解构,被戏谑,形成了一场互联网的狂欢。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 ,日本的孤独绝境。

(IC photo / 图)

生育率的问题尚未解决,日本社会的孤独问题又被摆上了台面。

为了解决孤独问题,日本有多拼?“一亿总活跃担当大臣少子化担当大臣”坂本哲志又开始兼任“孤独大臣”,被赋予了“努力减少本国居民的孤独感和社会疏离感,以应对自杀率上升的社会问题”的宏大使命。

不过设立孤独大臣这一招并不新鲜,其实偷师自英国。早在2018年,英国就任命了一位孤独大臣,此前2017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在英国,超过900万人表示他们经常或总是感到孤独。

无缘社会,日本的孤独绝境

那么问题来了,孤独怎么就成为了一种社会问题?

这和当前的时代状态密不可分。这是群体喧闹的时代,但也是个体孤独的时代,到处到处,都是平庸的现实,到处到处,都是挣扎着也只能是挣扎着活下去的人生,人们被抛入了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之中,干着琐碎而机械的工作,重复着日复一日的无趣与呆板,步履匆匆却仿佛一个空壳,无措且迷茫。于是孤独的阴影笼罩而来,每个人都把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岛,我们迎来了愈发剧烈的“孤独危机”,一种新常态被造就——无缘社会来临。

无缘社会这个概念,输出自2010年日本NHK电视台就出品的一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