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表现的是女性的软弱妥协吗?

安然这个角色有些两头不讨好,一部分观众不能理解她最初的决绝,另外一部分则不能认同她最终的“软弱”。但这个角色恰恰寄托着主创对当下女性议题的态度:纠结于问题的历史根源于事无补,不如搁置争议,面向未来。

安然曾经考虑把弟弟抛弃或送养,但随着和弟弟的相处,她收获了弟弟的爱与信任,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姐弟情。 (片方供图/图)

我们似乎已经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性别议题话语场,每隔一段时间,网上就会掀起一波新的话题讨论,而且从来不缺乏情绪激烈,态度前卫的观点和争论。女性的困境和声音似乎正在从隐秘的角落走进公共空间,每一个身处其中的当代人,可能都需要以性别视角重新思考自身与社会的关系。

在众多争论中,家庭议题显得重要而迫切。在复杂变动的时代里,女性所承受的不仅有生存和发展的压力,也面临着新旧伦理观冲撞的道德困境,处理家庭与事业的矛盾,面对父权制在当代两性关系和家庭生活中的阴影。在激烈的网络交锋中,男性被视为为女性苦难的根源,照顾和奉献被塑造成无谓的剥削,女性不得不重新衡量自己在公域和私域中的位置。如此这般,家庭的意义似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2021年4月,电影《我的姐姐》引发讨论:年轻一代女性是否应该为家庭牺牲。作为一部女性家庭伦理电影,这部作品收获了一些好评,也遭到一些批评:有观众批评这部电影“教唆”女性认命和妥协,认为这部电影与《你好,李焕英》一样看似关注女性,其实是神化母爱,强调牺牲的“伪女性电影”。

安然多年来习惯了独立生活,父母去世后,她不得不在自我的前途和抚养弟弟的责任之间做出一个抉择。 (片方供图/图)

两难困境的普遍性

《我的姐姐》与《你好,李焕英》不约而同地呈现女性的伦理困境,也许并非巧合。它们将不同代际女性的价值观分歧和自我实现的困境作为故事的基本内核,看似拥有不同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