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热爱出发,电竞正在创造更大世界

2020年疫情期间,人们慢慢将部分注意力从现实世界转移到虚拟世界,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交融,复杂。在这一年,宅家的生活方式也促使电子竞技不断发展,用户增长,市场扩大,并且逐渐成长出许多新兴职业,陪练师,考试员应运而生,而电竞本身也越来越能够承载梦想这个人生的重要命题。

如果说热爱是电竞玩家的初心,那么他们在电子竞技中学会的,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两个字。为此,我们和活跃在电竞社区“比心”上的年轻人聊了聊。

(2020年9月29日,“我要上全运”电竞公开赛在西安启动。新华社图片)

失控生活中出现的朋友们

喵多鱼的母亲在乳腺癌手术之后单手不能提超过5公斤的重物,每到看病那一天,喵多鱼就会把时间都空出来,陪母亲出门。加之自身体弱,她辞去了原本的工作,也拒绝了考研之后调剂去外地城市读书的机会。

事情本来没有那么糟糕,喵多鱼想,等母亲病情稳定下来之后,她就可以出去找一份工作,“也就正式步入正轨了”。可是在2020年的疫情期间,母亲的病情开始恶化。到了7月份,她已经连续三天无法进食,无法再隐瞒之后,母亲不得不住院治疗,是肝癌晚期。

每天的治疗费用变得昂贵,“血白蛋白打一支要500块,每天的住院费用是5000块,而且挺难受的。”喵多鱼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如今听起来仍能感到无助,因为是单亲家庭,治疗的每一项决定都需要她签字,打理,她开始明白这样的治疗“就像养一株植物一样的,你每天给它灌溉了营养,它不会死掉,但是不一定能开花。”

对于钱的需求也是在那时候变得前所未有地急迫。

入院后母亲的意识时常变得模糊,偶尔清醒。在她清醒的时候哭过三次,第二次是她对喵多鱼说担心钱的问题,喵多鱼跟她说,你不要担心,我还有钱,你接受治疗就好。那时候还没开始工作的喵多鱼一共只有10万元存款,面对母亲每天昂贵的治疗费,喵多鱼需要钱。

可是出去找工作在短时间内并不可行。很长时间里,她是依靠在比心上做电竞陪练来获得收入的,于是她接下更多单,以此缓解治疗费用带来的压力。比心的工作人员甚至主动找到她帮忙转发水滴筹。

可是生活并没有回到正轨,在医院的治疗持续20天后,喵多鱼的母亲在病痛的折磨下离世。

母亲去世之后的两三个月里,喵多鱼变得寡言,沉闷,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论是生活或是工作都变得艰难,有时候比心上的单子来了,她也不愿意接下,担心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

“有时候自己会剪视频或者看看电视剧放松一下心情,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觉得孤单的时候,但你得学会去承受孤单。”喵多鱼说,“没有谁会陪你一辈子,每个人都有自己走的一段路。”

只有一种例外的情况,那就是老友在游戏里寻找她。喵多鱼四年前就注册了比心,在这个电竞陪练和技能分享为主的APP上,喵多鱼最开始只是蹲守在派单大厅看大家聊天,看每个人奇怪或令人叹服的技能,后来成为电台主播,再后来专心做电竞陪练,她喜欢在那里认识有意思的人,“有些老板(派单客户)其实认识很久了,像朋友一样。”

朋友们找到她后不多说也不多问,只是陪她玩一会儿游戏,这让她感到安慰。

喵多鱼:妈妈去世后与闺蜜在家的第一次火锅(受访者供图)

今年的2月10日是喵多鱼第一次一个人过生日,生日那几天她收到了很多来自比心朋友的礼物,玩偶,零食礼包以及在比心平台上刷的跑车,丘比特熊,喵多鱼发过一条动态,她说:这个世界那么大,人来人往,也许有人下车,相聚时短,别离时长,但总有许多人上车,只要心怀有光,身边便时刻温暖。

将保护的力量传递给更多生命

喵多鱼是比心众多用户中的其中一位,2020年的疫情显然使就业,生活变得比往年艰难,在一定程度上,比心的存在缓解了部分问题。从《比心2020年终数据盘点》便可以窥见一斑:目前比心已在海内外1606个城市中拥有超过5000万的注册用户,为700多万电竞陪练大神创造就业。

对于喵多鱼来说,家里的一切安顿好之后,她还是想出去找一份工作,而傻猪则愿意把它当作一份全职来做

“我会跟我爸爸妈妈说实话,说我在比心做全职陪练。他们可能一开始不理解,传统观念里自由职业意味着收入不稳定,但跟他们解释之后,我爸爸妈妈还是很开明的,说只要你自己开心就好了。有很多老板也会提醒我,说让我去找份工作,我说比心就是我的工作。”傻猪特别坦然地讲,活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有时候派单的客户和她说女孩子撒娇一点会更好,“可是我在现实中什么样,我在比心上面就是什么样。我说我做人只想简单一点。”

傻猪(受访者供图)

傻猪热情又直率,在她每天的日程里,两件事情占据了她大部分时间,一是电竞陪练接单工作,二是照顾流浪动物。2018年的夏天,傻猪就把依靠游戏所得的全部收入贡献给了流浪动物保护,用以买粮或是治病,“我都快成半个兽医了,真的。”

她照顾过的九只流浪动物里,有些是在马路上捡的,有些是在流浪动物收容所当志愿者时看到,担心群居环境不好而带回家的。其中一只刚出生三天左右的小猫咪在她家离世的时候,傻猪还为此哭了好几天。

还有一只在路边捡到的金毛犬,“它的男主人谈恋爱后女方不喜欢狗,慢慢地冷落了它,结婚后更加不照顾它,有时候还会虐待。我领到它的时候外表看不出来,但一摸它的头就发现肿起来好大一个包。”傻猪把它领到宠物店后要剃掉它全身的毛,因为长期不打理,金毛的毛很厚很脏,店员忙不过来,傻猪也拿来一个推子一起剃,金毛身上的脓包随之一个一个露了出来,她和店员的眼泪就忍不住地流。“它很疼,我们给它喷药,它就在那挣扎,直到现在看到喷雾,它都会条件反射地往后躲。”傻猪说。

带回家后好多天里,金毛犬总是难受得不停叫,傻猪就在客厅搂着金毛睡觉,她给它取名叫hello(哈噜),说:“哈噜我会永远保护你,我会永远爱你,不会再让你换主人了。”

如今傻猪家整个阳台都给了三只狗和两只猫住,叫hello和如意的金毛,叫开心的比熊,叫久久的加菲猫,叫啵啵的小加菲,她与它们彼此陪伴。

有时候傻猪会和客户聊起这些事情,在那里她会遇到理解她的人,后来有一位客户给她转了1000元钱,托她给小动物们买点食物和药品,还有一位客户从邻市开车到她这里领养走了一只小猫。

“我觉得无论做什么吧,都是要用心去对待,包括养猫养狗,做电竞陪练也好,或者之前实习的工作也好。”按照傻猪的性格,一旦从事一项工作就会认真对待,“很努力地很用心地经营”。她会认真发布自己的动态和视频,会把每位客户的习惯,喜好做好记录。

比心曾陪她度过生病手术的一段艰难时光,她因此十分感念。在比心六周年年会上有这样一个小剧场节目,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一位客户常给一个大神下单,突然有一段时间大神“失踪”了,客户很着急,于是打电话给客服说大神不见了,客服通过各种渠道终于联系到后,发现她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因为疫情她在医院加班,隔离,无法与外界联系,但此时才发现总有人在挂念和关心着她。

“(在这里)遇到了跟你产生共鸣的这些人,互相慰藉的人也更多一些。”傻猪说她会永远记得比心陪她走过的这段时光。

金字塔底部的人才池越大越好

“比心创造了一个陪伴的氛围。”考试员流夏说,“其实整个大的行业不是由那些专业的电竞选手,而是由像比心上千千万万的大神们来组成的。玩游戏的时候朋友没时间陪我玩,那我就倾向于找一个实力ok,会说话能沟通的陪练服务,这是一个比较良性循环的模式。”

如果说用户注册比心并成为电竞陪练师像走进一间房间,那这个房间的守门人就是大神考试员。其实职业考试员的出现并不久,2019年7月31日,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提出,上海一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比心APP)等二十五家单位共同起草完成的《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才正式发布。

这是陪练成为专业技能的重要一步,在《标准》发布之后,考试员便可以据此对考生进行多方面的考核与判定,将他们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

流夏(受访者供图)

从去年夏天入职比心以来,流夏带着不到10人的考官团队对数万名考生进行了考核。

考生需要先通过理论考核,然后进入实操环节,考官根据实战对他们做出技术,沟通等各方面的评审。除此之外,流夏还有一部分工作是筛选混杂在人群中的违规考生,比如代考,比如被封禁之后再次申请账号参加考试的用户,或者未成年人。

考生的数量庞大,流夏和团队每天早上十点上班,到晚上七点下班,每天考核80-100人。来参加考试的考生形形色色,有没毕业的电竞专业大学生,有在外企实习的职场新人,还有十分“特殊”的人群。

有一回流夏在视频验证环节看到考生穿着消防员制服,一问才得知是在消防队午休时候抽空来参加考试的。在考试中途,他突然跟考官说临时接到任务要执行公务,过了二十分钟又回来,火急火燎地继续完成那场考试。

还有一回流夏从视频里看到考生“一只眼睛特别大,但另外一只眼睛是眯着的,可能有一点点眼疾,左手的手部肌肉也是萎缩的,可以明显看出来是一位残疾人。”还有去年疫情爆发期间,一位考生分享说家里有亲属感染新冠病毒,他正在居家接受隔离,“想尝试做陪练师以力所能及地缓解一下经济和心态上的压力。”每到这时候流夏总会觉得特别感触,又受鼓舞。

流夏是从小喜欢玩游戏的人,在成为陪练师考试员之前,他曾从事过电竞赛事的运营,问及他为什么愿意来比心,他说:“做这个职位,也会考虑到本身行业。如果行业想要越做越大,肯定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结构。你不能让所有的目光只聚焦在这个金字塔的塔尖,而是要让金字塔底部的人才池越来越大。”

他提到去年看过的一部电影,《心灵奇旅》,他十分认同电影中的一个观点,“就是活在当下,把当下的事情做好,(要觉得)每一天都是活在海里面,而不是觉得那只是水。”

通道使梦想变得触手可及

在金字塔中,除了打造坚实的基础,另一个重要内容是建立从塔底到塔顶的通道,只有当基础和通道建立起来,年轻人才能在这个行业里走得更远。“陪练师有时候也是整个行业人才培养的一个上升通道吧。”流夏说。

2020年,比心举办了近50场青训招募活动,18岁的杨文浩一直梦想着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正是比心电竞星火计划为他搭建了实现梦想的平台。

15岁第一次在英雄联盟里上了高分,杨文浩想,“也许自己是可以吃这碗饭的”,于是立志进入职业赛场。他通过电竞星火计划获得赴IG俱乐部线下试训的机会,由官方或战队组织的青训营里,年龄小有潜力的选手很受青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走得更轻松。

第一个星期对于杨文浩来说是最累的,“每天睡眠基本只有五个小时,早上八点多起来就去基地,每天打上二十盘(游戏)的样子。”压力来自于大比率的淘汰,因为第一阶段过后将有一半的人离开。起初杨文浩对自己并没有太大信心,压力大导致他的心态不好,而心态不好又会影响到他在实战中的发挥,“每个俱乐部青训来的人都特别厉害,分都很高。”

杨文浩并不是一个喜欢多说话的人,对他来说,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在不断地实战中调整自己的心态,即使在后来成为职业选手之后也是如此,“(打游戏)最开始可能有东西是特别吸引我的,比如想打比赛,想拿好成绩,但打了职业之后,遇到挫折心里就会有波动。只是波动完后你还是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杨文浩说,“我之前Rank里面的分不是很高,遇到瓶颈期怎么都上不去,心态爆炸,很不开心,就感觉自己没希望了,但到了第二天还是会告知自己要再尝试,必须重新站起来。”

2020年英雄联盟选秀大会上,一名编号为J16的打野选手在第一轮报价中占据榜首,并成为最佳新人选手,最终与JDG以40万元的高价成功签约。编号J16的就是杨文浩。

 

杨文浩(受访者供图)

比心的通道正在发挥更重要的作用,通过打造“电竞星火计划”,“降落伞计划”,“星计划”构建双向多元的行业人才通路,为培养电竞人才,拓宽职业通路做出了积极贡献。其中,“电竞星火计划”是比心联合超20家顶级俱乐部共同打造的青训招募选拔体系,为拥有电竞梦想的青年提供向上职业通路,目前累计参与人次超30万,近百人进入线下实训。“降落伞计划”则为现役,退役职业选手们提供了过渡性职业选择,为其提供保障性收入来源。

现在,杨文浩还会登陆比心去看看招募计划的动态,“有的时候挺有意思的,看看又有什么新人了。”

游戏正在变成关系生活方方面面的存在,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兴起,“精神玩乐,兴趣爱好”也成为了如今社会的生产力。万物游戏化的时代,虚拟世界成为艺术,思想,哲学乃至价值观的承载之地。游戏不再局限于娱乐,它更是年轻一代探索自我及世界的驱动力之一。

供求关系推动着游戏领域细分产品的出现,比心也应运而生,目前,比心已拥有近100个细分品类。

伽马数据《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企业社会责任调查报告》指出,比心平台孕育的在线新职业——线上电竞陪练师对疫情期间稳就业,保民生作出了巨大贡献。目前,比心APP注册电竞陪练从业人员已超700万,全职陪练大神平均月收7905元。仅去年一年,比心为约300万位电竞陪练师创造了就业机会,其中58%来自三四五线城市。未来三年,比心还计划创造千万级别的就业岗位。

在这里,年轻的人们付出努力和热情,创造着自己与他人,梦想以及世界的联结,一切都在朝着更广阔的天地奔涌而去。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