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觉得这个冬天不快乐,而我不这么认为?

“冬,终也,万物收藏也。”作为一年中最后一个季节,冬季被赋予了某种仪式感,以至于从古至今人们都格外重视冬天的“过法”。时代更迭变迁,许多过冬的传统仍保留至今,但高速发展的经济,日益丰富的社会生活也为现代中国人带来了更多样化的选择,也许我们能给冬天“换个过法”。

冬天的快乐,变了吗?

当太阳移动至南回归线上空,来自西伯利亚的季风刮过华北平原,冬季已由北往南,一点点覆盖住北半球的整片大陆。寒冬已至,山河静穆,奔波忙碌的人们渐渐停下脚步,静静等待着春节的到来。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疫情笼罩着的阴霾仍未挥散,回到熟悉的家乡过个吵吵闹闹的年,在今年成为了难得的奢侈。所幸,我们仍能在辞旧迎新的节点里,拾起生活中那些细碎的小温暖。一顿年夜饭,一句新年祝福,或是一个拥抱,似乎都能抚慰过去一年的困顿不安,种下开启新一年的勇气。

 糖葫芦是北方冬天的标志 (视觉中国/图)

喜欢上冬天,可以有很多理由。小时候,喜欢冬天可能是因为,和小伙伴从巷口老爷爷手上偷偷买来的一串冰糖葫芦。红彤彤的挂着点冰茬,冻得恰到好处,你一口我一口,忍不住吭哧一笑。长大后,喜欢冬天可能是因为,与一场风雪不期而遇,而爱着的那个人刚好在身边。你把手揣进对方的口袋里,两人相视一笑,静默无语漫步在雪中。

炉火,暖阳,霜花,初雪,冬天是时间写给我们的情书,我们总在冬日里告别去岁,在冬日里相拥着迎接来年,随着年岁的累积,每个人都储存起了自己关于冬天的独家记忆。不知道有哪些冬季快乐你已经体会过了,又有哪些快乐等待着你去开启呢?

点击二维码看看你体会过怎样的冬日快乐,有怎样的冬日人格吧!

现代中国人的冬季“过法”

“冬,终也,万物收藏也。”作为一年中最后一个季节,冬季被赋予了某种仪式感,以至于从古至今人们都格外重视冬天的“过法”。

古时的文人骚客,煮雪烹茶,围炉夜话,把冬天过得清雅别致。穷冬烈风阻碍了他们四处游历赏玩的脚步,他们便寻一幽静处修身养性,“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自得其乐。

对于老百姓而言,冬天则充盈着烟火之气。在宋代,初冬来临的时候宋人会举办热闹的暖炉会,亦称“开炉节”,一家老小相聚在一起,设火取暖,置酒作乐。而到了冬至,除夕这样重大的节日,人们祭祀先祖,更易新衣,包馄饨,吃汤圆,在一片融和安宁中,迎接新年的春光。

 饺子是北方冬季节日里的美食主角 (视觉中国/图)

时代更迭变迁,许多过冬的传统仍保留至今,但高速发展的经济,日益丰富的社会生活也为现代中国人带来了更多样化的选择。

常年在外漂泊的人,即使远在千里,也可以在春节回到故乡与家人团聚。若你看惯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拎起行李箱飞到三亚,就能过上一个面朝大海的暖冬。当然,只是窝在暖暖里的被窝里哪也不去,看着窗玻璃结起一层薄霜,也不失为一份难得的“小确幸”。根据自己的心意,给冬天“换个过法”,体会不一样的冬日乐趣。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冬季娱乐中,“雪”依旧是人们心中最重要的元素,它是一个来源于大自然的符号,象征着冬日独有的浪漫与纯洁。

期待着与“雪”撞个满怀,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奔赴各个冰雪目的地,尝试参与各种不同的冰雪运动。以滑雪为例,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国滑雪场的数量已从2000年的50家增长至770家,而滑雪人次更是增加了将近70倍。

 雪上运动成为冬季娱乐新选择 (中赫集团/图)

今年2月4日,正值2022年北京冬奥会倒计时一周年,在“三亿人上冰雪”的号召下,无论南方北方,室内室外,亲近冰雪,玩冰雪逐渐成为冬季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1月5日举办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论坛上,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了《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1》,预计2020-2021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次将达到2.3亿人次,冰雪休闲旅游创造的收入将超过3900亿元。

从塞北小镇到国际化冰雪小城

从广袤的雪场上眺望,连绵起伏的山峦向天空尽头延伸,覆于其上的是莽莽苍苍的林海,眼前的整个世界被披上了一层雪制的柔纱,澄明圣洁。这个群山环抱,积雪皑皑的冰雪小镇——崇礼,是居住在北方的人们最熟悉的滑雪胜地之一,被视为“北京滑雪的后花园”。

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说走就走,由北京市区出发,乘坐京张高铁崇礼支线,一小时内即可到达崇礼,享受在雪场上驰骋的快感,一览“林海雪原”的壮美景色。

 崇礼的“林海雪原” (中赫集团/图)

地处华北平原与内蒙古高原的过渡地带,崇礼冬季寒冷,平均气温在零下12摄氏度左右,“山连山,沟套沟”的地形和丰富的森林植被,造就了雪期长,降雪多的独特小气候,冥冥中为崇礼埋下了一段与“雪”的缘分。

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早在1996年,这里就已建成它的第一座滑雪场,可以说,崇礼真正被大众所知,是因为滑雪运动,而让崇礼蜕变为如今以冰雪为主题的国际化小城,则是因为冬奥。

时光的镜头推移回2015年,当国际奥委会宣布北京联合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时,那个因雪而成的历史契机,就这样悄然落到了崇礼这座塞北小县城上。按照计划,这里将承办冬奥会大部分的雪上项目。

次年1月,张家口行政区划调整获批,崇礼县正式成为张家口市崇礼区。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进下,隐匿在山沟沉寂多年的崇礼,在这五年间卯足劲儿生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走出崇礼太子城高铁站,山顶上的“如意头”在碧空下夺目生辉,冬奥会跳台滑雪比赛的场地——“雪如意”目前已完工落成,静待着参赛者的到来。过去的荒山已被密林覆盖,雪道交错分布于白桦林间,追逐冰雪浪漫的滑雪爱好者,现在可以尽情地在崇礼的雪场上撒一把野,收获那份期待已久的快乐。

探索冬季快乐的新模式

伴随着冬奥会的临近,崇礼将要展现给世界的,不仅是设施精良的雪上运动场馆群,更会是一个能对标瑞士达沃斯的冰雪旅游集散地,为中国人,甚至世界各地的人带来更多元的冬季快乐。

2018年,崇礼的核心区——太子城小镇开始动工。小镇坐落于雪场环绕的山谷中,八百年前,这里曾是金代皇帝金章宗夏季捺钵的泰和宫遗址。八百年后的今天,依托优质的冰雪资源和交通区位,这座小镇除了在2022年冬奥会中承担礼宾接待,赛事颁奖等服务功能,还将成为京张体育文化旅游带上重要的一环。

 京礼高速路段 (视觉中国/图)

很多时候,人们抽出一段时间,前往冰雪之地度假,不只是单纯地为了玩乐,而是希冀着能在冬季这个充满仪式感的季节里,为自己更换一种生活节奏,逃离令人疲惫的日常。这一点,与太子城小镇“慢生活”的内涵不谋而合。

在居住空间的营造上,无论酒店还是民宿,各种不同的风格在这里都能随心体验。而在小镇的静谧山谷内,一个高规格的国际度假酒店群也即将呈现,给予久别自然的城市人一个相对独立,“与世隔绝”的怡养之地。

试想一下,一个冬日的早晨,在柔软的床榻苏醒,抬头目光所至是窗外白雪覆盖的群山,古人所言“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的意境大致如此了。

 崇礼太子城小镇周边的群山雪景 (中赫集团/图)

除了体验悠然自在的居住环境,完善的城市服务和多元的娱乐体验,也是在此休闲度假的快乐源泉。漫步绿道,穿梭于小镇的自然风光中,你可以选择到附近的滑雪场上与冬雪亲密接触,拍下几张精彩的滑雪大片,也可以选择到小镇的“四季商街”打卡冬奥会颁奖广场,或在购物中心漫无目的地逛上一逛。一天游玩结束后,最惬意的莫过于在温泉氤氲的暖气中让自己获得全身心的放松。

冬天可以怎么过?崇礼太子城小镇在冬奥的筹备建设中,探索出了冬季快乐的理想新模式,这种快乐,是回归生活,回归自我的。国际化的设施和布局,古文化和现代城市的融合,自然和科技的平衡,未来的崇礼,未来的太子城,代表了现代中国人的生活娱乐状态,将持续为大家创造更多惊喜。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