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皮手记 | 细节与勾引

(本文首发于2020年12月31日《w88win手机版登录》)

瘟疫如此仇恨公共空间,仇恨炫耀,它只供应口罩,令所有的面具都成为一只口罩。它究竟不是人类。 (视觉中国/图)

昨夜雨,看了芬兰电影《怪老头》,多姆·卡如库斯基导演。

开头看到几句台词,就决定看下去。

“老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房子,车子,太太都是如此。”

“沒有什么事情值得大惊小怪。”

“我从不担心有什么毁了我的生活。”

芬兰电影相当不错,冷幽默。有贾木许的风格。这种风格只有在“我从不担心什么毁了我的生活”的地方才拍得出来。

阿基·里斯马基是位大师。《升空号》《火柴厂女工》。他的电影相当难拍,不是靠情节而是细节。朴素,直接。

他与侯麦是一路,比侯麦要深沉,日常生活的深沉和无奈感,侯麦善于表现生活之无意义,无法炫耀的生活。

参加三联书店的一个论坛,讨论公共空间。

过去云南高原上有许多街子(集市):大理有三月街,鱼潭会,丽江有骡马大会,版纳有泼水节。与商场,超市不同,买卖是次要的,这是节日,是封闭在各种私密空间中的生产者,劳动者出场炫耀自己是谁的时刻。大家要穿最漂亮的新衣裳,要唱歌,要跳舞,要相爱,这种公共空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