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网课,跃升的教育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深入发展和大规模应用已成必然。

对教育者而言,各种力量博弈的过程中,不变的是解决学习中的问题,进一步地实现大规模个性化教育,满足每个主体终身学习的人生目标。

1月6日,石家庄在全市范围内全面启动全员核酸检测(图/新华社)

河北,山西,天津。进入冬季以来,全国多地陆续出现零散的疫情反复现象,防控的密网不断被收紧。面对最为敏感的校园疫情防线,各地市教委紧急暂停线下教学,并发布提前放假通知,部分地区寒假长达两个月。由此,在线教育再次被关注。

经历过2020“全民网课元年”,人们已然体会到技术为教育赋能所带来的便利。从“可选”到“必选”,网课的发展也意味着一种学习观的变化。重新审视学习的方式,内容和意义,才能让网课真正“为我所用”,融入生活,成为一种新的工具。

“课”海战术,出局

“又要上网课了吗?”收到最新发布的北京中小学生放寒假时间,海淀妈妈慧文强迫自己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进入备战模式——神兽即将“归笼”,比原计划整整提前了两周。

2020年初的“超长假期”仿佛就在昨天,慧文记得自己曾在照镜子时反复查看发丝颜色,担心自己和孩子“互相折磨到白头”。在此之前,她眼中的儿子和其他同龄小男孩一样,“学习上有点粗心”,但性格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暖男。宅家上网课后,她才发现“自己以为的”与事实之间的百倍差距。

虽然不用赶校车,她早晨依然得叫娃起床千百遍,往往在视频课程开始前才能卸任“人形闹钟”。而课程还没放5分钟,孩子就开始零食,本子两手抓,眼睛盯着屏幕,心思却明显收不住。

更让慧文头疼的是,按时提交的作业,大多都会被老师打回来,因为字迹不够工整,错题太过基础而“返工”。看着群里被表扬的“别人家孩子的作业”,慧文会不自觉地产生“比较”,更多的是焦虑。“我和他爸爸读书都不错,教出的孩子要是还不如自己,以后在社会上怎么生活”,慧文夫妇双双985毕业,对孩子的教育目标瞄准了小升初冲击“六小强”,一旦孩子学习有些微落后,她就有阶层滑落的担忧,教育不仅事关孩子未来,也等同于整个家庭的命运。

作为疫情期间的唯一选择,网课在慧文和孩子眼里并不陌生。早在2018年,一门线下课程的老师转为上网课,慧文和孩子也跟着去听了一段时间,但总感觉“拿起电脑,平板,就跟学习无关。”

(图/新华社) 

被全民网课浪潮裹挟向前,慧文妈妈一脚陷入了“多买多试”的泥潭,分别报了学而思,猿辅导和作业帮,又以“培养兴趣爱好”之名,把编程猫也塞进了孩子的学习日程表。她试图用这种“课”海战术,使孩子快速适应网课,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对孩子而言,每一次试听都有时间成本,在线教育市场虽然火热,但课程,师资良莠不齐,几番尝试下来,课没选定,人已经疲倦了。

慧文想在这次“陪读”的寒假里争取“苦中作乐”,前提是理性筛选:不跟风,不盲从,针对自己孩子的兴趣,性格和学习能力,选择合适的课程及老师。为此,她把市面上的K12课程全部列进表格里,做了一份详细的攻略,最终仅为孩子保留了猿辅导。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花心思挑选的网课可以对孩子学习起到正向激励的作用。 

从自由到自觉

相比2020年初的居家上网课,再次面对寒假期间的网课学习,韩未觉得自己从百米赛跑的起点,站到了冲刺点。

毕竟,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已经从几乎与网绝缘的“小镇做题家”进化成为了“网课达人”,对于自主学习,再也没有了茫然失措的无力感。

“实话说,去年寒假的时候很焦虑”,正处在高二下学期,马上要升入高三的关键阶段,韩未觉得自己的家庭氛围都变了,父母轮番找自己谈话,也已经请好了线下一对一辅导的家教。尽管自己所上的兰州一中并非当地重点,但父母对于韩未冲击大学本科给予了厚望,相信“学习改变命运”。

忽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上课的节奏和安排,学校复课尚未展开,除了日常用猿题库刷题外,韩未开始尝试自己报名线上大班课,缓解自己的焦虑情绪。

改变随之而来,韩未发现网课远比自己之前认知的有效率得多,“我的每一个学习行为在课堂里面都会得到及时反馈”。以前在线下的小班课上,虽然是强反馈的真人教学,但韩未生性内向,不敢和老师充分互动,而隔着屏幕,韩未感到一种毫无包袱的轻松和自由,不怕脸红,敢于提问。

“我能够知道自己答对了没有,在同年级学生中的水平如何”这给了韩未很强的动力,积极查漏补缺。客观上,教育资源分布存在地域差异,而韩未通过大数据给出的答题正确率和排名情况,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竞争力”。 

“网课给我了自由,也提升了我的学习效率“。在韩未看来,在线学习让他可以自主安排复习计划,同时拓宽了沟通的路径。今年寒假,他为自己提前报好了名师大家课,希望自己能借助网线,看到更大的世界。

抹掉知识的边界

“从魔幻到确幸”,回首2020年,张媗给出了这样的关键词。

作为第一批高考的00后,从年初的疫情封校到高考延期,他们十八岁的成人之路上经历了太多,网课更是学习生涯里一个绕不开的课题。

被通知居家上课后,张媗在高三时期的复习计划不得不全面转为线上。早晚签到打卡,直播平台听课,隔着屏幕向老师提问的备考模式中,她对在线教育的使用越来越熟练。以前错题需要抄在本子上,上网课后,张媗把笔记也转为电子版,翻阅起来更顺手了。

河北一名学生在家中通过网课学习(图/新华社)

顺利开启大学生活后,驾轻就熟的网课体验,让张媗多了份充实感。结合专业与兴趣,她像“追剧”般,发现喜欢的老师,就点进课程主页听网课。而伴随丰富的社会实践,她不再把“绩点”作为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愿意多做新尝试,享受“非功利”的快乐。

在张媗看来,在线教育代表着一种新的生产力。网课支持回放,倍速等功能,能让她根据自身的学习进度个性化调整。同时,丰富的教学资料都可以分门别类地加以整理,自己随时可以记笔记,写心得,还可以与同学在云上讨论与共享这些学习资料,碰撞出更多的思维火花。

“我们这一代人是线上教育的初生代,也是创造者”,这个提前到来的寒假,张媗重新反思学习的边界:知识不再局限于课本,而散落在任何地方,高效地汲取有价值的内容并进行内化才是学习的根本意义。几何级的在线教育资源让所有人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而学习的本质就是终身学习。

2020年11月,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在《不确定的时代,教育的价值》主题演讲中谈到,自己的女儿“正在势不可挡地成为一个普通人”。同样是在11月,普通人丁真因一段微笑视频爆红,有网友赞称“一看就是一双没有经历过学而思和奥数的眼睛”。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深入发展和大规模应用已成必然。孩子愈发关注自己在网课学习过程中的体验和收获,家长也更加理智地帮助孩子选择学习成长的路径。而对教育者而言,各种力量博弈的过程中,不变的是解决学习中的问题,进一步地实现大规模个性化教育,满足每个主体终身学习的人生目标。

你是正在上网课的学子吗?

趋势之下,你的学习方式和心态是否也发生了改变?

你是家中有孩子使用网课的家长吗?

网课对你们产生了哪些实实在在的影响

欢迎扫描二维码,进入K12网课调研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