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村官,村教:中国平安对体系化扶贫样本的思考

2020年必将是日后反复被提及的一年,它似乎比以往显得更漫长艰难。在这一年,平安集团“三村建设工程”扶贫计划进入第三个年头,越来越多的村官,村医,村教踏上扶贫岗位,助力脱贫攻坚战。

农业,农村,农民相关的“三农”问题关系国民素质,经济发展,民族富强,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但由于农村基础设施,农民素质以及农业组织的相对弱势,贫困问题长期盘踞,并由此衍生了医疗,教育等更多问题。

因此,脱贫必然是一场共产党领导下,全社会参与的艰巨工程,其中,中国平安集团等大型企业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其在人力物力财力智力上的优势为脱贫攻坚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挖掘农村的多元价值,因地制宜探索农业,养殖业和农村旅游业的可能,最大限度解决农民就业,教育以及医疗问题,消除返贫因素,使脱贫真正可持续。

只有在农村建立一种更长效和更具生命力的造血式脱贫机制,才能使乡村全面振兴,使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2021年1月6日,中国平安召开脱贫攻坚阶段三村工程暨志愿者表彰大会,表彰三年以来在“三村工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以及在2020年度奋斗在社会公益最前线的优秀志愿者分会及个人;也给外界看到更具体可感的扶贫数字——“三村工程”已在全国21个省市地区落地,通过扶贫保,发债,贷款等多种形式,累计发放扶贫资金298.34亿元,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15.02万人,惠及73万贫困人口。同时,中国平安已援建,升级1,228个乡村卫生所,1,054所乡村学校,培训村医11,843名,乡村教师14,110名,体检义诊覆盖11万余人,受益学生达30万人。

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也在会上发表了致辞,肯定了每一位平安人的付出,并对中国平安如何助力“乡村振兴”以及平安公益事业发展提出了恳切的期望:“平安人始终铭记服务社会,报效国家的初心与使命。在新的一年里,立足本职工作,稳主业,谋创新,推改革,促发展,强风控,全力服务实体经济,保障社会民生。”

三年前,一批平安人扎根到农村基层去,回首三年,他们有些觉得值得,有些觉得感恩,有些觉得仍需时间,继续坚持,同样的是他们从不后悔,并且期待与更多人同行,让造血式扶贫真正可延续地在农村发挥作用,带去改变生活的可能。

悬崖村的重生

张权武第一次来到四川省凉山州时是1993年,凉山地区贫穷,因为没有公路,从西昌市到昭觉县要走半天山路,人们住在简陋的土坯房或者瓦房里,种洋芋,苞谷糊口。

“这个穷里边不仅包括地理环境的制约,物质方面的贫穷,还有长久没改变的社会制度,民俗习惯。”张权武说,如今他是平安财险凉山中心支公司的副总经理,“一个乡有一个卫生所就很不错了,村里面基本上就比较困难。环境恶劣,教育人才也留不住。”

27年里,他跑遍了16个县调研考察,包括全国最后通公路的建制村——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乌依乡阿布洛哈村,也就是常被提起的“悬崖村”。一开始张权武根本爬不上悬崖村,一根软软的藤绳索道自崖顶悬挂下来,落差几百米,单趟至少三四个小时。2015年,钢梯修建起来,张权武便沿着2556级钢梯上上下下,磨坏了很多双鞋子。

爬到崖顶后张权武发现那里土壤肥沃,光照充足,单纯用来种植口粮不免有些浪费,于是想到了推广种植经济作物油橄榄。他便立马找到育苗基地并谈成合作,可是村民们有些迟疑,“种植集团专门为这个悬崖村买了一套小型设备,还是以色列的,就是因为它这个果子收下来要现榨,机器什么都摆在那了,都没人相信。”

于是村长书记干部带头,张权武又一家一家游说。除此之外,针对“昭觉油橄榄项目”,平安产险提供贴息资金100万元,项目新建2000亩油橄榄种植基地,建橄榄油生产厂房,建橄榄油系列产品展示销售大厅一座;解决当地近500人就业问题,带动112户贫困户直接参与项目,使农民以“土地流转+股权分红+种植务工”的方式获得收益。

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种植规模小,知名度不高,地理偏远又缺少营销渠道,凉山的橄榄油总是无人问津,疫情更是加重压力。为把橄榄油卖出去,张权武在包括平安好车主,平安好生活在内的各大平台直播带货。

平安集团将凉山橄榄油纳入了“三村百宝”消费扶贫计划,除了内部采购,以购代捐,助力贫困地区产品义卖;还提供专业对外推广,举办“买凉山好货,助力脱贫攻坚”的公益助农直播。在成立32周年司庆日活动上,平安宣布“平安云农场”正式上线,用户可认领农产品,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便认领了一棵四川凉山州悬崖村村民种植的橄榄树,带动农户增收。

两年多来,平安采购和协销扶贫农产品销售额逾3.5亿元,其中凉山地区扶贫农产品超过3000万元。今年光是在凉山,平安就直接购买了2000多万元的油橄榄。

“现在我很有感触,我到悬崖村脚下,他们以前面部表情和现在那个洋溢在脸上的表情真的不一样。”张权武说。

他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看到平安集团的领导去了现场后能够解决村民的实际问题,“我太快乐了,我也自豪。”张权武说。“以前没有那么多感触,像一个旁观者,看过就完事,但现在参与到其中,而且看着这么多变化,心里的那种不舒服变成了希望。”

实际上,在许多年的考察和走访里,危险状况常常出现,泥石流和山体滑坡尤其常见。有一回他们一行人去抢救通讯线路,队伍中的一辆车被山体滑坡推进了江里,还有一回他们的车轮胎打滑也差点滑进江里。

“可是公司赋予你这个工作,就有义务有责任去完成,我们没啥说的。”张权武说他无怨无悔。

驻村扶贫是脱贫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大型企业深入扶贫毛细血管的方式,将员工派往贫困山区了解,解决切实问题,带来真改变。比如当下金融体制对农业的支持严重不足,而平安将保险和金融科技植入产业扶贫,充分体现了金融扶贫,科技扶贫的特色和力量。

他明年就要退休了,内蒙古人张权武在凉山待了27年,如果退休之后还有机会,他会继续走扶贫路,继续留在凉山,“哎呀怎么说这么多年啊,恰恰是最成熟的那块生活也好,最年轻这块生活也好,都在这个地方,实际上早就把那个地方当家了。”

“勇哥下一次三村工程去哪里啊?”

曾勇在扶贫初期同样遭遇了不信任的情况。他是平安好医生体检中心的运营经理,也是三村工程村医项目健康体检-名医巡诊小组第一个运营经理,需要负责体检活动中从医护到设备所有环节的工作。每次出行都是带着一队人马,开着重达9吨的设备车翻山越岭,去到山村给村民做免费体检,3年来足迹遍布江西,广西,陕西,重庆,河北五个省份。

“别人总会觉得我们是借着某某扶贫义诊的旗号去做一些什么事,比如做个检查卖个药,检查出问题去做手术。”曾勇说,去年年初在广西自治区百色市田东县便是如此,该县是高度贫困县,又是革命老区,当地村医对各种形式的扶贫活动已经厌恶和反感,疑心此次又是借扶贫做营销,于是僵持不下。曾勇耐心仔细讲解,又保证绝不做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才化解困境。

慢慢他发现村民抗拒体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旦体检发现疾病,农村家庭常常陷入两难境地。“治的话给子女添加经济困难,几万,十几万,所以就不做检查了,可实际上老年人多多少少身上有点疾病。”

曾勇曾在江西赣州遇到意味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义诊中发现他有急性心梗,便立马与现场医生确认,又找到卫生院的院长,告知老人他的身体状况,可是老人的反应却是决定不去就医。曾勇感到难过,他最终没有劝老人,但总是记着这件事情。

“从健康扶贫的这种角度来说,健康义诊是为了提早发现疾病。因为体检的时候,你花一块钱可以避免以后治疗需要花二十块钱。也是为了避免有些已经脱贫的老百姓因病返贫,从而解决造血式的问题。”曾勇讲道。

三年来,曾勇带领巡诊小组开展180场活动,服务体检村民为20705人,服务义诊村民9580人,进行健康知识宣讲。活动日常常是每天五六点起床出发前往活动地点,历经1-2小时路程到达,布置活动场地,把便携式检查设备搬下移动体检车,搭起活动检查场所。运营经理就是旋转的陀螺,不断出现在各个需要的科室,与当地的活动负责人,医护人员,志愿者,体检村民交流指导,各科室服务完体检村民后,又得把所有的设备和物料搬运上移动体检车,回住宿的酒店去。下午组织各科室医护人员录入上午体检村民的体检各项检查结果等信息。而在村里一待就得是半个月。

这三年,也是他的儿子出生和成长的三年。曾勇常年出差在外,有时一年中有两百多天不着家。一次连续出差两个月后回家,他看到孩子正在午休,就跑到他身边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孩子看到他一下就哭了,“两个月不见不认识老爸”。如果说有遗憾,那大概是对家庭的愧疚吧。

但他觉得值得。“我奶奶讲究行善积德,我也有这种理念。我一直是在做医疗的相关的工作,它本身也不脱离医疗的范畴,现在我爸也非常想让我们这个项目组去我们村里。”曾经曾勇常常会怀疑自己做的工作是否体现自己的价值,现在他觉得,“我们这个举动会不会影响别人,会不会影响这些人的成长?我觉得应该会的。我的成长过程中就被影响过。现在我要带很多医护团队,每次我带出去,他们都问我,勇哥下一次三村工程去哪里啊?”

让孩子看到更广阔的天空

乡村小学的实际情况比罗浩文想象的更不理想。比如学校老师的年龄偏大,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和使用便相对更难,为教学配备的设备常常长期无人使用,积满了灰尘;比如孩子们更“野一些”,“老师上着课转过去写板书,然后转身就发现课堂里面少了几个小孩,跑出去了”;比如年轻师资留不住,山村的生活对于年轻人来说太贫乏了......

罗浩文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起这些的时候总是充满忧虑。

接到村教工程任务最初罗浩文是兴奋的,想着能为家乡做点什么,到有一个画面给了他极大冲击。那是在广西瑶池大化瑶族自治县,小学所在山区完全石漠化,几乎没有耕地且极度缺水。他第一次去学校时到了孩子们的宿舍,“大概是二十平方一间房,放了五张高低床,上面睡了四十多个孩子,个子高一点的小孩的话呢就是前后就是对着交叉睡,然后个子矮一点的话呢就是能并排睡。我当时带着相机去的,拍了两张我就忍不住了。他们挂在那个窗口上那些毛巾啊,比我们的家里面用的那些抹布还要脏......”罗浩文哽咽着说。“(这使我)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在教育慈善方面,做更多的事情。”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他跑了六七十所山村小学,从全国各大师范院校招募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作为长期支教的志愿者教师,将新设备新方法教给当地教师,并通过三村晖APP连通城市教学资源,“4+1模式,一所市里面的重点小学帮扶四所通过远程设备教学的村小”。他和平安集团的目标是在广西落地一百五十所平安智慧小学。

在山村里,留守儿童的数量庞大,他们的父母常年外出打工,而大部分孩子的命运也将会如此——辍学,打工。罗浩文记得马山县的一所平安智慧小学中有个家庭因病返贫的女孩,起初见到她的时候总是活泼开朗,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如今升入初中,他们最近一次见面时,他发现女孩开始沉默寡言,“我跟她细聊的过程中了解到她其实已经感受到家庭的压力,以前太小了,没有这种感觉。她想考当地的重点高中,但这对她来说是有挑战的,毕竟是县城的高中。”

但罗浩文希望孩子们的人生有更多可能。

在山村小学,因为师资的缺乏,体育,音乐,美术等副课常常被忽视,也因此孩子们喜欢志愿者教师,“那极大地开拓了他们的视野,激发了自己之前没有发现的兴趣和爱好,还有特长。”他们常常惊讶于孩子画的画,“成年人就没有办法去理解的,但是经过小孩阐述,我们就觉得,哇其实这个学生脑子里面的世界是很大的。”

两年前的夏天,歌手李健曾到广西省百色靖西的村小为孩子们上了一堂音乐课,分享了自己的成长和求学经历。“我后来跟几个小孩去沟通,说你们在这之前知不知道李健是谁,有没有听过他的歌啊,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但是这一堂课给一些孩子拓展了视野,就是能够更坚定了他们可以在唱歌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他们都有这样的一种想法。”

“其实我觉得教育的话有时候带给孩子们不是立竿见影的变化,而是潜移默化的,一点一点去影响的。能够让他们一点点去接受一些新的想法,新的理念,能够让他们看到更广阔的天地。我觉得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收获了。”一直没怎么露出笑脸的罗浩文难得笑了起来。

三年只是起步,困难,欣喜都像初尝。实际上,中国平安已在公益路上行走了26年,第一所平安小学建成,设立中国平安公益基金,成立平安志愿者协会,“三村建设工程”扶贫计划启动......

罗浩文常想,时间还不够长,后面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希望我们能够走得更远一些。

在下一步乡村振兴的工作中,中国平安将“持续深入推进三村工程,巩固扶贫成果,并将三村工程进一步融入到公司战略和经营发展中,形成长效机制,实现可持续发展。以数字乡村为核心,设立清晰的KPI,关注实际成效,实现巩固扶贫成果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

正如马明哲所说,未来,愿有“更多平安人投身三村工程,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及社会公益。以更高品质,更有温度地服务好客户,更有担当,更有成效地履行好企业公民责任,为国家和社会作出新的贡献。”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