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国台,贵州醇,珍酒。贵州酱酒品牌阵营逐渐成型

近年来,随着酱酒热潮的持续,酱酒市场迎来快速发展。统计数据显示,贵州作为酱香型白酒的发源地,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为47万千升,占全国酱酒产能的85%,实现营收约1250亿元,占全国酱酒市场的90%以上,已经初步形成了产业集群效应。

近些年,贵州白酒企业彻底摒弃“同行是冤家”的思维,坚持合作共赢,抱团取暖,打造贵州白酒利益共同体,贵州白酒产业已经百花齐放,群雄并举。

毫无疑问,在酱酒热的加持下,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加入到了千亿蛋糕的瓜分中。但这些前赴后继的贵州企业中,谁才能真正瓜分到这个千亿蛋糕呢?

根据数据显示,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快速发展的阵营。

一是以茅台,习酒为代表的头部阵营。根据相关统计,茅台2019年完成营收854亿元(包含习酒),占据整个酱酒的半壁江山。茅台酒源于茅台镇,不管企业规模,品牌知名度还是社会认可度,都位居行业前列。建厂于1952年的习酒于1998年并入茅台集团,在茅台酿酒技术的融合下,近年来在酱酒市场持续发力,一跃而成贵州酱酒中除茅台外的又一大品牌。

二是以国台,钓鱼台,金沙,珍酒为代表的一大阵营,这个阵营的销售额今年都可达20亿元左右。根据公开数据显示,金沙已于11月25日完成了今年24亿元的销售目标,提前完成任务,珍酒也在近期的会上表示完成了超过20亿元的销售额。

三是以贵州醇为代表的一度沉寂的老牌名酒也在快速发展。自2019年江苏综艺集团接手以来,贵州醇以系列动作实现快速重振。特别是朱伟的加盟,为该企业带来巨大能量。2020年,贵州醇在酱酒领域持续发力,一方面借助“真年份”战略推出了真年份5年,10年两款高端酱酒,一方面又在去年底推出了大单品“贵州醇·金典”,并一个月快速招商80家,势头迅猛。

在上述三大阵营以后,也有很多酱酒企业在不断崛起,加码布局,使得贵州酱酒军团在全国呈现压倒性优势。

“酱酒的空间战才刚开始,酱酒产品在新高端,次高端,高端都充满了机会。”有行业专家预测,酱酒热的情况在市场上还会存在5-10年,且在主流价格段上还没有完全打开,酱酒行业的天花板远未到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入局酱酒,酱酒市场本身的发展也引起不少人的关注。有专家指出,酱酒生产因为周期和工艺的原因,5年时间才能真正意义上酿造一瓶正宗酱香酒,其陈化时间门槛和资金周转门槛都比较高,同时酱酒中又有不同风味和口感,“入局者”要寻找到市场所需要和想要的产品,决不能以低价换销量,以产量换质量。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