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替父还债”55万, 9岁孤女被限制消费

8年前,陈蔓的生父杀害了她的生母和外婆,后被判处死刑。父亲杀妻后准备卖房,但买主王某交了55万元购房款后,房子没能过户。

2017年3月,王某把当时6岁的陈蔓告上法庭,要求判令购房合同合法有效。被法院驳回。

2018年下半年,王某再次起诉陈蔓,这次是要求判令解除转让合同,归还购房款55万元,获法院支持。

这是陈蔓第二次成“老赖”。多名法学学者表示,没见过未成年人被限制高消费,陈蔓可能是国内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被执行人。

在9岁女孩陈蔓的眼中,世界是亮色的:有疼她的“妈妈”,忙碌的“爸爸”和争风吃醋的“哥哥”。她不知道的是,这些“亲人”都和她都没有血缘关系。

8年前,陈蔓的生父杀害了她的生母和外婆,后被判处死刑。3岁时,陈蔓走进了现在的家。

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陈蔓还背上了生父留下的一笔“债”,那是因房产纠纷而形成的。2020年10月,河南郑州中院终审判令9岁的陈蔓“替父还债”55万元。

无法还钱,陈蔓成了“老赖”,11月25日,法院向她发出限制消费令。这是陈蔓第二次被限制高消费,上一次因外婆的“遗产官司”所致,发令的是同一家法院。

领着低保金的陈蔓,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寒假即将来临。“妈妈”以前常在春节期间带孩子们出去旅游,现在她最担心陈蔓突然问“今年能不能去珠海玩”,因为被限制的消费行为包括旅游,度假。

2020年12月5日,陈蔓外公王维治又在找资料研究案子。 (w88win手机版登录记者 杜茂林/图)

赌博欠债杀妻卖房

生活在陈蔓周围的“亲人”中,唯一和她有血缘关系的是外公王维治。

陈蔓的印象里,外公大多数时间孤身坐在电脑旁,眯着眼搜资料,看文书,特喜欢打官司,“很神秘,每次和人说话都关着门”。

官司都和陈蔓有关,她不知道,更不了解背后牵连的血案。案卷显示血案因陈蔓之父陈东赌博引起。

陈东原是郑州某报社文体部副主任,妻子王冉是另一家报社的骨干记者。2011年5月21日,陈蔓出生,和妈妈一样,是双眼皮。

小生命的到来提升了家庭的幸福感,但幸福感只持续了9个月。其间,陈东辗转不同赌博平台,先后输掉数十万元,只好通过透支信用卡,借高利贷还债。

“黑洞”越来越大。2011年底,陈东想卖房还债,但遭到了妻子和岳母秦宝莲的拒绝。房子是2010年买的福利房,位于郑州金水区英协路,当时两人已结婚3年,双方各拿了12万元。

无法填补的高利贷,妻子和岳母的拒绝,岳父的忽视,让陈东起了杀心。

2012年2月23日下午,陈东把准备好的安眠药放入酸奶中,妻子和岳母饮用后陷入昏睡。

下了夜班回家后,陈东没有迟疑,先用尿布遮住妻子面部将其杀死,并毁容,接着杀害了岳母,然后将两具尸体拖到卫生间,肢解,抛尸。

2月25日,陈东打电话给在郑州一家媒体当记者的王某,让其去签房屋转让合同。王某此前已多次上门看房,但陈东的妻子和岳母每次都不在。显然,陈东刻意避开了娘儿俩。

王某夫妇于下午2点到陈家,当场签下合同:面积89.29平方米的房子,成交价为686300元。

接下去两天,王某陆续向陈东支付55万元后拿到了钥匙。双方约定,余款等房子过户后再付。

但王某一直没有等到过户的那一天。

杀妻4天后,2月28日,陈东带着尚在襁褓中的陈蔓,回到老家长沙。离开郑州前,他分别用妻子和岳母的手机向各自单位发短信请假,说要“去焦作奔丧”。

他谎称正在和妻子闹离婚,给了哥哥陈前20万,嘱托他帮忙照顾孩子。哥哥则劝陈东慢慢处理,并给他买了回程车票。

3月初,觉察到“不对劲”的陈前,只身前往郑州报案,警方认为是两口子吵架,并未在意。

陈东并没有回郑州,此时已在成都。3月5日,放不下女儿的陈东给哥哥写了封信:“吵架离婚是骗你的,我犯了天条,需要跑路,但宝宝是无辜的。”

反常的行为,让陈前嗅到了危险。他连夜前往郑州,将信交给警方,并联系了陈东的岳父王维治。此前,王维治虽隐约感觉到妻女“出事了”,但没有足够的警觉。

上世纪90年代,为了分房,王维治和妻子秦宝莲办了假离婚。女儿生孩子后,秦宝莲就住到女儿家了,帮忙照顾外孙女。

习惯了独自生活,王维治很少掺和家事。在王冉被杀之前,他已4个月没见过女儿。王维治始终避谈凶案发生后的十多天里,他在干什么。言谈中,他反复谈及案发前两天,他和老伴偶然在小区相遇,老伴朝他笑的样子。

“记者老公杀了记者妻子,当时是很轰动的。”王维治说,根据官方通报,陈东于2012年11月16日在贵州安顺被抓。

外公争到监护权

陈东归案时,陈蔓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奶奶熊亮一是华容县退休教师。时隔8年,她还记得孙女当初的模样:嗜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Baidu